忆茶蛋

很贵的茶蛋

【叶蓝】一寸照片

今儿是联盟第一美女苏沐橙要嫁人的日子,叶修和苏沐橙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彼此也没传出什么绯闻,外界都默认了两人的情侣关系。结果一个出柜出的热热闹闹、另一个恋爱谈的令人咋舌,叶修退役后在兴欣做了指导成天没事去网游里翻天覆地,没多久在微博上大大方方的艾特了蓝溪阁的五大高手之一——蓝桥春雪说是自己对象。荣耀圈的动静如平地累起,声势浩大,有支持的也有不支持的、有祝福的也有谩骂的、相信的、不信的、看热闹的、看笑话的,荣耀圈因叶修而闹得浩浩荡荡。

其中也有各路cp粉艾特正主,不少职业选手被弄得哭笑不得,被提及最多的苏沐橙没有打个哈哈糊弄过去,跟着叶修后面艾特莫凡说自己和叶修一样现在是有家有室的人,大家可不要乱拉郎配。莫凡是谁大家都知道,可谁也没想到这样一个寡言少语、孤僻闷骚的人能拿下联盟第一美女。

一道雷炸了是炸,两道雷炸了也是炸。除了后面蓝河和莫凡分别转发了艾特自己的微博外,四位当事人没有多余的解释。从起初的惊愕不看好到现在也快四年了,如今莫凡和苏沐橙都要结婚了,而叶修和蓝河更是恩恩爱爱、闪瞎人眼。

或是被两对小情侣刺激的,魏琛这家伙不声不响地把老板娘给勾搭到手了,大伙都开玩笑说敢情兴欣是自产自销、肥水不流外人田。魏琛三十好几的人了,陈果也不年轻两人没心思还想着那些小年轻喜欢的情情爱爱,谈了一年多感情稳定了就把证扯了。

魏琛和陈果的婚礼上,魏琛高兴喝个烂醉,大喜的日子陈果也随他。敬完一圈,两个新人坐到兴欣的席上,陈果拉着唐柔和苏沐橙又哭又笑。魏琛搭着叶修含糊不清地喊着:“你……你看,你,和苏妹,子,两个人比……比我先,先找着对象,对象,可……嗝~~可老子还是比你们先,先成家!”厚重的酒气喷在叶修脸上,推也不是打也不是,只好顺着魏琛的话说:“是是是,老家伙你最厉害了,你还不赶紧催催莫凡把沐橙娶回家。”

魏琛也不知道听懂没有,转过头勾着莫凡问他怎么还不把苏妹子娶回去,见人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魏琛的脾气借着酒意窜上来使着劲摇晃莫凡。莫凡逼着没办法,半天吐出来一句“还不够。”老魏得到答案,也不管听没听明白先把人放开,晃悠悠地站起来又“砰”的坐下来趴在桌子,叶修一看,哟,醉了,喊人把老魏扔到酒店婚房里。

一眨眼,老魏和陈果结婚两年多了,还添了一个娃娃。莫凡这几年拼的厉害瞒着苏沐橙买了房、买了车都登记到苏沐橙名下。苏沐橙生日那天和兴欣众人策划个求婚大作战,一如既往的嘴笨承诺要给她一生一世,两个人在欢天喜地的掌声里拥抱亲吻。

苏沐橙前两年退役婚礼办的低调,只请了家人和相熟的好友来观礼,苏沐橙这边的亲属写得是叶修和蓝河。叶修挽着苏沐橙走过红毯,一半欣慰一半不舍地把苏沐橙交给莫凡故作凶狠地威胁道:“臭小子,你要敢欺负沐橙就给我等着!”又转过头看着苏沐橙,想抬手像小时候一样摸摸女孩的头,在看到对方精致的妆容后又放了下来拍拍女孩的手。苏沐秋,你看到了吗,我把沐橙养大了现在又把她嫁出去了。

叶修在酒席上多喝了几杯,散席后已经醉的七七八八整个人搭在蓝河身上,蓝河酒量还可以现在也醉的微醺,撑着清醒把自己和叶修扔到出租车里。

两人在一起半年多,蓝河申请线下工作搬到了H市和叶修另租一套房同居。魏琛以前一个人在哪都无所谓和陈果结婚后两人在兴欣附近买了一套房,莫凡买的房子离陈果家不远,这下几个人都在H市定下了,大家没事串个门也挺方便。

蓝河托着叶修进门,把人扔沙发上不管了,去厨房弄点醒酒汤,可惜两个人平时不喝酒,醒酒汤怎么弄蓝河还真不会,折腾半天才弄出来。盛了一碗端给叶修,七哄八哄的骗人喝进去,看他真的不想动,蓝河只好打消让叶修先洗个澡再睡的念头。自己去卧室拿了换洗衣服去收拾一番,蓝河从浴室出来时端着一盆热水,拿着毛巾把叶修好好擦了一下。蓝河就坐在地上看着叶修,他知道叶修是真高兴,看着看着,蓝河觉得之前压下去的醉意又一点点涌现,不然叶修怎么会那么好看。美色当前、醉意上头,身体不受控制地下倾蓝河用自己的唇覆上叶修的唇,轻轻地啃咬,细细品着。

叶修第二天醒的时候头只有一点晕,倒也不痛,快中午了,蓝河应该是去买菜了。叶修起来后先去洗了个澡,在抽屉里找烟时看到两人上次一起拍的一寸照,蓝河长的眉清目秀、年轻又有朝气,证件照都拍的好看,自己长的不差就是一副成天睡不醒的样子,隔着照片都能感受到一副慵懒散漫的气氛。这么好的人,让我遇上了。

两个人在一起不像外界看到那样轻松不在意,双方父母都是传统的人,叶修用十年时间才让家里人接受自己的职业,而蓝河的父母也同样不喜欢自己儿子从事游戏方面,青春饭能吃多久?在一起前两人不是没有挣扎过,想要装作若无其事真的太难太难、痛的心脏绞了又绞,想要放过自己也想顺从本心两个人最后还是走到了一起。

这下可好,从事业到爱情是把反调和父母唱到底了。叶修和父亲刚刚解冻的父子关系再一次闹僵,蓝河也没少挨打,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和哀求,父亲怒气冲冠的责骂和命令像根鞭子狠狠地抽在心上。叶修为了荣耀跑了十年,为了爱情他不跑了、也跑不了,叶父的两鬓已经白了,叶母脸上的细纹也挡不住了,生为人子欠父母一个十年已经够不孝了,再没有那么多十年可以任性。可不管大人怎么打怎么骂怎么求,叶修和蓝河只有那句“我是真的爱他。”孩子是爸妈的债,叶修和蓝河熬的不成人样总算换来一方的妥协。

内忧没了,还有外患,两人都是好样貌,明恋暗恋的大有人在。从一开始都不被看好的关系,有多少人想横插一脚,有过小打小闹、有过误会争执、也有差点走不下去的时候,临了还是一句舍不得。两个大男人在一起,磕磕绊绊的,一下子三年之痒都过去了。

叶修想老板娘和老魏,莫凡和沐橙他们结婚时,蓝河是羡慕的。老魏带着她闺女来玩的时候,蓝河眼睛一闪一闪的,又羡慕又向往,老魏闺女出生后认了叶修和蓝河是干爹,又认了唐柔和苏沐橙是干妈。小妮子才一岁多人机灵的要死,一圈干爸干妈里面最亲近蓝河,喊人直接喊爸直接把干字丢掉,逗的蓝河乐不可支。

叶修爱蓝河,可有时会想自己给不了他一纸证书,也给不了他儿孙绕膝。外界总说蓝河配不上叶修,可屋檐之下哪有什么伟人和美人,有的只是过日子的两个人。

蓝河买菜回来后,看见叶修低着头写什么,走过去一看就乐了。叶修拿着一张纸对折,左右贴着一张自己的和叶修的一寸照,中间照着人正式结婚证的词抄。

蓝河看着看着,忍不住轻轻推了一下叶修:“多大的人了,幼不幼稚?”

“幼稚什么?国家不给证,我自己做一个,总不能一直让蓝河大大这么无名无份的跟着我吧。”叶修也不抬头,低头笑了笑。

“结婚证哪有你这样的,人家那都是合照放一起的,你倒好没合照就算了,还一左一右,怎么着?你还想分开过日子啊!”蓝河被叶修说又感动又不好意思,从背后抱着叶修整个人趴在叶修背上,瓮声瓮气地说着。

“蓝河大大这你就不懂了吧,你看,这一合上咱俩不就亲上去了。”叶修拿起“结婚证”合上,一左一右的的两张一寸照面对面的“亲”上去。

“有没有人管啊,有人耍流氓了。”蓝河看着叶修示范,嗤嗤的笑了,额头抵着叶修的背蹭了蹭。

“好了,写好了,蓝河大大快签名吧。”除了“叶修”两个字,其他的字丑的一如既往,就算这样蓝河也感动的一塌糊涂,工工整整的在“叶修”旁边写下“许博远”三个字。

“好了,咱们也是有证的人了。阿远,你这一辈子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你后悔吗?”叶修转过来搂着蓝河的腰问道。

蓝河摸着叶修的头发说:“后悔什么呀?你还不够让人操心吗?再说我现在不是有一个闺女吗,等沐橙以后有小孩也得叫我干爸,还有叶秋的孩子,不都是小辈么?亲不亲生有什么区别,你不也一样,你也不能有自己孩子。”

叶修也跟着笑,又忍不住嘴贫:“不一样啊,叶秋基因跟我一样,他儿子就是我儿子。”

“美得你!”

我差什么呀,有你就够了。

评论(10)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