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茶蛋

很贵的茶蛋

【叶蓝】蓝河生贺

祝蓝河小天使生日快乐

OOC我的就酱

 

 

 

蓝河正带着团手机收到一条信息,瞄了一眼是不认识的号码,心想大概又是垃圾广告就塞到兜里,喊着“上上上”又投入荣耀的怀抱。刷到下个boss的时候,手机嗡嗡震个不停被分了心,boss的大招下来躲得慢了,吃了不少伤害。蓝河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问候了一下对方,手上操作不停找回节奏,冷静地指挥众人干掉关卡boss。打电话的人不识趣,蓝河不接就一通接着一通打过来。剩下的是小怪不用指挥费心,蓝河这才恨恨的掏出手机来电显示赫然写着“叶修”两个大字,半边的怒气就浇没了,好声好气地接电话。

 

 

 

“怎么才接电话?短信收到没?下午的航班别错过了。”

 

 

 

“航班?什么航班?去哪儿啊?”蓝河一脸疑惑

 

 

 

“你没收到短信提醒啊?不会啊,我这边显示购票成功了。”叶修略带不解的声音从听筒传出。

 

 

 

“你等等,我看一下啊”蓝河点开短信,果真有一条未读信息,点开看原来不是什么垃圾广告而是××航空发来的购票信息,到x市的?叶修搞什么鬼?

 

 

 

“嗯,我看到了,你在搞什么鬼?怎么突然要我去x市?你订的下午的飞机票我还要上班的呀,大神。”

 

 

 

“我问过你们会长了,可以给你放两天假,你忘了明天你生日啊。惊不惊喜,感不感动?”叶修的声音带着笑意。

 

 

 

“不敢动不敢动”蓝河也跟着瞎贫。

 

 

“行了,不聊了,你赶紧回去收拾收拾吧。”

 

 

 

 

蓝河挂了电话,心思早就不在游戏上了,还是负责的刷完这个本。一出副本蓝河交代完几句话就拔卡下线,春易老扭头就见蓝河满脸春风的走过来,心中唾骂摆着手让他赶紧滚蛋。

 

 

 

 

十二月份的G市气温也在十五、六度上下徘徊,不识北方寒冷的蓝河收拾两件大衣就出发了。

 

 

 

 

两人航班差个一个多小时,叶修比蓝河先到就在机场等着,插着耳机听歌拿小地鼠练手速。蓝河一出来就看见自家恋人带着口罩低头玩着什么。笑着推行李箱小跑过去,蓝河的动静不小引得周围的人抬头侧目,叶修早注意到这个撒着丫子跑过来的人站起来把手机和小地鼠都收到兜里,刚站稳就对方一个熊扑撞的歪了身形。

 

 

 

蓝河笑得眉眼弯弯一口白牙咧的藏不住,笑嘻嘻地窝在对方的肩头蹭了又蹭,湿热的鼻息打在叶修的颈脖,痒痒的。叶修被蓝河的兴奋带动,回手搂住对方腰肢又紧了紧,没想到被蓝河隔着口罩亲一口,小家伙真开心呢!

 

 

 

刚走出机场大门蓝河就被迎面而来得冷空气冻个哆嗦,叶修一看人穿的这么少又好气又好笑搓着蓝河的手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酒店,一进房间赶紧打开暖气。想着明天还有活动蓝河那身衣服非把自己冻死不可,叶修拉起瘫在床上的蓝河套上自己行李箱的外套就要出门买衣服。蓝河被x市的低温冻怕了,死活不肯出门抱着床头不撒手,叶修挑眉心想今天这人脾气够大的,怎么老耍无赖。

 

 

 

蓝河劲不小叶修一时半会还真拽不动,两人僵持不下,叶修就上手戳他痒痒肉,蓝河素来怕痒没一会儿笑得失力被叶修一把拽起来拉到怀里。硬的不行来软的,搂着叶修的脖子在人怀里扭啊扭的说什么都不肯出门,气的叶修当场没把人办了!蓝河逼得自己挤出两滴眼泪,大眼汪汪的看着叶修。

 

 

 

叶修没辙了,小祖宗平时正儿八经的今天撒娇卖萌打滚齐番上阵真让人招架不住。得!不去就不去呗。就势抱着人倒在床上,一手搂着蓝河的腰,一手捋着对方的头发问道“今天怎么这么会撒娇?嗯?”

 

 

 

“高兴呗,我本来以为你都不记得了,结果背着我偷偷准备惊喜,这么会撩啊男朋友!”蓝河是心情真好,两人本来就聚少离多,可以趁着生日好好玩别提有多开心了!最重要的是叶修有那份心,是真让人端不住,开心死了!

 

 

 

“哪能啊?要真给你生日忘了万一你要一个不高兴咱俩掰了,我去哪儿再找一个对象,总不能荣耀女神再给我掉落一个吧?”叶修下巴搁在蓝河发顶上,亲昵地吻上对方发旋。

 

 

 

“想的美!咱俩才不会掰,我是不会把你让给外面那些妖艳贱货的。”

 

 

 

两人在房间里稍作休息,到晚饭时间叶修顺着毛坑蒙拐骗地把人忽悠出来,两人找了当地一家口碑不错的店解决晚饭。热食下肚浑身暖洋洋的,叶修趁热打铁带着蓝河去买了几件厚衣服,这小家伙浑身上下没一件厚衣服,不冻你冻谁?

 

 

 

换上衣服后蓝河就嘻嘻哈哈的跑开了,反正他现在不冷了。

 

 

 

这么久没见,到夜里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完了,顾忌着第二天的行程,叶修到底是没敢做太狠,完事后简单的冲洗一下就抱着人滚到被窝里了。蓝河累的够呛,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晚上又被逮着做活塞运动洗完澡沾上枕头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听见叶修跟自己“生日快乐”勾着嘴角抱紧了对方。

 

 

 

蓝河站在山脚下不知道叶修是怎么想的,两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为什么要选择爬山?

 

 

 

“哎哟,哎哟,我不行我不行,我腰疼,我爬不了了。”蓝河打开景区介绍,一看到山道的长度和海拔就立马认怂了,捂着腰装虚弱。

 

 

“没事吧?”叶修半搂着蓝河

 

 

“有事,太有事了!我腰疼都怪你昨天太狠了,这山我是爬不上去了。”蓝河一脸“虚弱”的回答。

 

 

 

叶修自然看得出蓝河是装的,看到山道的长度和海拔后叶修自己也咽了一口口水,老魏那老家伙果然见不得自己好出这么一个馊主意。

 

 

“叶修,我们坐车上去吧,嗯?嗯?”

 

 

“远啊,你听我说从这个山道上去中间有一片特别美的梅林,里面还有个庙,你不想去看看?”叶修循循善诱。

 

 

“不想!我天天看我蓝雨庙已经看够了。”蓝河想都不想就拒绝。

 

 

蓝河坚持,叶修自己也不太想爬,两人合计下山总比上山容易下来的时候再走下来,就开开心心的坐车上去。

 

 

到了山上他们跟着景区地图每个地方跑一遍,拍了不少照片。山上有天然温泉,没被开发的地方留给动物们。两人拿着食物喂猴子,山上人来人往猴子被喂熟了不怕人架势大的很,顾忌这些动物横冲直撞的挠了叶修的手,蓝河一股脑的被两人手上的的食物全给出去,拉着叶修离开。

 

 

 

山里的空气就是好,吸一口都是在净化心肺,自己鼻头冻的红红的,却止不住的兴奋。坐过缆车,看过表演,去过展厅玩了一上午到了午饭的点却被告知电路出故障暂时做不了饭,剩下生火做菜的店已是人满为患。没办法叶修买了两桶泡面还加了一颗蛋一根肠递给蓝河“先凑合吧,这也算是长寿面了,有蛋有面还有肠。”

 

 

 

“不错不错,泡面人手艺一如既往的好。”蓝河表示很欣慰。

 

 

 

山上逛的差不多了,叶修就带着蓝河下山。下山更比上山难,古人诚不欺我,上山顶多是累下山却是下的两腿发软。好不容易才走到叶修说的那片梅林,隔着老远就能闻到幽幽梅香,花开无叶一朵连着一朵织成一片海。蓝河觉得之前受的那点罪全值了,两人拍了不少照片还舍不得离开。又走到林子里那座寺庙据说有几百年的历史,叶修和蓝河都不是信教徒,也为这历史的仪式感而端重。

 

 

 

参观完古刹,外面已经纷纷扬扬下起了雪,蓝河不是第一次看雪,却是第一次在他生日当天见到雪!幸运值翻倍啊!

 

 

 

“叶修!叶修!下雪了!”不等叶修回答蓝河又一个人“啊啊啊啊啊啊! !”兴奋个不停

 

 

 

叶修表示理解毕竟G市人嘛,拿出背包里的雨伞撑开被蓝河一手拍开“不要不要,下雪打什么伞?”

 

 

“下山的路还有那么长你肯定要出一身汗,不打伞到时候雪化在你身上就知道冷了,你要真想要病的在床上起不来,还不如被我操到起不来。”叶修扣着对方的肩膀把人遮的严严实实。

 

 

 

“我靠,禽兽!”被开了黄腔蓝河有些不好意思了,老老实实的躲在伞下。

 

 

 

“阿远。”

 

 

蓝河闻言抬头却被吻个正着,略一惊愕就开始回应叶修,下山的路不止他们两个,上上下下总有人来往,只是情难自禁啊、情难自禁。顾不得别人的眼光,两个人躲在伞下分享一个甜蜜又绵长的亲吻。

 

 

担心雪势渐大,趁着雪花还没铺在路上,两个人加快脚程。

 

 

等到了山下叶修和蓝河只觉得两条腿又酸又软,膝盖一弯整个人就要倒了,滴了车就回酒店,累的走不动在前台叫了东西送到房间,又让厨房多做了一份姜汤。叶修给蓝河灌了一碗姜汤又把长寿面摆在他面前,蓝河捡着荷包蛋吃了又挑了两筷子面就不吃了,端着米饭喝着汤。

 

 

叫来客房服务把东西收拾收拾,两人前后洗完澡窝在被窝里,蓝河翻身坐在叶修身上说“我给你按按,不然明天早上胳膊大腿肯定疼。”说完趴在叶修身上。

 

 

 

叶修扣着对方的后背一个翻身把蓝河压在身下,“按什么摩,做做运动就好了。”

 

 

(省略一万字的小黄文)

 

 

事后叶修搂着蓝河,摸出一枚戒指套上对方的无名指上,又拿出另外一枚放在蓝河的手心里让他给自己带上。

 

 

“生日快乐啊,许博远。”

 

 

 

 

 

 

 

 

当蓝河回到G市的时候,公会的人眼尖看到他无名指上的戒指,大呼虐狗了!

 

 

 

 

 

 

 

今天吃叶蓝粮好饱,太太们都是珍宝啊!希望每天都是两个人生日!!!!!!总算赶出来了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