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茶蛋

很贵的茶蛋

【叶蓝】重归于好

“我买了一份臭豆腐,他没给我放汤。我要吃的那家土豆粉他关门了,隔壁那家给我放了鹌鹑蛋,可我不喜欢鹌鹑蛋。撸串的时候老板放了太多辣,我胃好疼。”

现在是凌晨两点多,蓝河带着一身酒气气势汹汹地敲开叶修的门。

门一开,叶修就被抱个满怀,满腔酒味随之而来。蓝河死扣着对方的腰,委屈又小气地控诉。

“二笔让我给他加班,大春说我工作不上心。”

醉酒的人找不到逻辑,想到的内容东一段西一段,从大春说了他一句到路上不小心绊了一下,桩桩件件不顺心在酒精的加持下都化成满肚子委屈。

蓝河说的断断续续,到最后藏在嗓子里的哭腔也泄了。

怕打扰邻居清净,叶修单手搂着怀里人后退到屋里。蓝河箍得紧,夹的叶修肋骨疼,却比不上瞧着蓝河哭的抽噎来的心疼。

“许博远”

“博远儿”

“阿远”

“小蓝”

蓝河不应,叶修就一个换着一个喊,来来回回地唤着,哄着。

“你怎么能这么难过呢?嗯?”

像孩子受委屈被人瞧见了才会哭一样,蓝河被人哄着更收不住眼泪。

“我不够好 一点也不好, 什么都做不好,什么东西都被我弄的乱七八糟。我被大春骂了,走路还摔了,老板不给我汤还给我好多辣椒,他还给我鹌鹑蛋,我一点也不喜欢鹌鹑蛋。 ”

蓝河的情绪怀极了,所有不顺心都成了骆驼身上的稻草,不知是哪根就压塌了用倔犟维持的理智,成了醉酒的纵容。

“那你喜欢什么?”

“我喜欢叶修啊!喜……欢叶修啊。”

“可你这么喜欢他,他怎么还让你这么难过?”

“就是啊我这么喜欢他,他还让我这么难过……”

“那你还喜欢他吗?”

“喜欢啊!老子都喜欢到骨子里了,老子他妈是爱他呀!”

“我也爱你啊,阿远。”

跟蓝河时而激动,时而低落不同,叶修总是压着嗓子不急不慢地凑在对方耳边低喃。如果蓝河是清醒的,一定听得出这个男人假装的镇定。

宣泄过的情绪总是散的快,蓝河被埋在怀里久了觉得闷了,皱着脸说“你身上好重的烟味,不好闻。”

臭小子,我还没嫌你一身酒臭味呢。

蓝河撒开手想站起来,却被背后的双手圈了回来,挣扎一番没挣开,脑袋晕乎乎的又摔回对方怀里。

可不那么重的烟味,烟灰缸里烟头满的溢出来。吵架分手不是一个人在痛,冷战再久彼此就算忍着不联系,可只要还喜欢就戒不掉思念,止不了疼。

我还那么深爱你,所以我们和好吧。

END

彩蛋时间

第二天蓝河对自己在叶修床上醒来表示惊恐万分,紧接着对自己一丝不挂的现状表达了万马奔腾的不淡定!

正当蓝河怀疑人生的时候,叶修趿拉着拖鞋走进来。

“哟,醒了。头疼不疼你?”说着往床上坐

“你,你,我怎么会在这儿?”蓝河扯着被子往后坐。

“小蓝你凌晨敲着咱家门说咱俩和好吧,不吵架了。你不会打算耍赖吧?嗯?”

“放,放屁!我才不信!我衣服呢?我衣服怎么回事?总不能是我自己脱了献身吧!!!”

“对啊,蓝河大大你好坏,只管撩不管熄火,上上下下把我摸个遍自己睡着了。”

叶修说的煞有其事,闹得蓝河大红脸,一通叫嚷着滚滚滚把人赶出去,蓝河扯了叶修的一套衣裳穿在身上。叶修的话,蓝河肯定不信,但也模模糊糊的记得自己抱着叶修不撒手的事,丢人丢大了!

叶修说的半真半假,两人抱着啃在一起是事实,只可惜蓝河酒劲上来就睡着了,至于衣服是叶修嫌臭全给脱了。你问为什么全给脱完了,那得问叶修本人了。

经过早上一个插曲,两个默契的不提昨天的事重归于好。蓝河洗漱完出来看到满地的烟头,怒了!

叶!修!

今天很丧,发生很多事,一开始奔着be写,可是生活这么难过了,不想自己虐自己了。愿一切都能好起来,惟愿岁月静好人长久。

评论(4)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