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茶蛋

很贵的茶蛋

【叶蓝】距离

lof的敏感词厉害死你了

OOC我的

世邀赛以中/国/队获胜而圆满结束,回国后参加几场推不掉的采访后叶修就拎着行李回家了。叶父看着成天无所事事的,就知道窝着打游戏的叶修气不打一处来,不是对荣耀这款游戏还有多大意见,单是看着叶修成天烟不离手没点精气神、一幅不打不成器的样子看着让人火大。

叶修回家后,陈果、苏沐橙带着兴欣一伙人来叶家拜访,家长里短的把叶秋离家出走后的经历交代个干干净净。老爷子端着茶坐旁边听着,时不时“哼”一下,叶修这些年在外面过的怎么样叶家人哪里不知道,但是这样详详细细的把叶修过的好和差摊开来,为人父母是又骄傲又心疼。看着和方锐他们讨论火热的大儿子,叶老爷子灌了一口茶,妥协似的叹口气。再后来,兴欣走的时
候叶修的房间也送走了它的主人。

“好小子,你该不是故意使苦肉计让你爹放你回兴欣吧?”回H市的飞机上方锐一脸你真阴险的看着叶修。

“说什么呢?废物点心,我爸那是被我这一片赤子之心感动了,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猥琐?”叶修打个哈欠,拉下眼罩头一歪作势睡着了。

“艹!属猪的啊?说睡就睡?”方锐一看,人压根不搭理自己。

叶修以指导的身份回到兴欣在荣耀圈又掀起了热浪,众人吐槽这家伙真是不得安生,退役两次动静一次比一次大。可又庆幸,这家伙一直都在。

兴欣早在几个月前放出消息要在国庆举办兴欣线下活动,叶修虽然不是职业选手了,却是粉丝最期待的人。兴欣方面被饱含期待,距离活动开始前一个星期官方终于宣布了叶修也将参加此次活动的消息,本就火热的展票现下更是一票难求

蓝河对着正在加载的页面十分恼火,兴欣线下活动的门票购买渠道在宣布叶修参加后又一次瘫痪了,本着不假公济私的原则蓝河没用俱乐部的电脑,守着家里的小笔电看着正在加载的页面已经十来分钟了。终于认命地退出、重启、再加载,这一次进入的倒是十分顺利只是售票页面显示已售罄,欲哭无泪!

抢到票的欢天喜地、没抢到自然凄凄惨惨,但总有一伙人是例外,没错就是让人恨得牙痒痒的黄牛,蓝河咬咬切齿地用了高于市价十倍的价格买了一张票。

门票有了车票没,不赶巧碰上了国庆长假,H市旅游业发达每年大大小小的假期游客络绎不绝。来去的飞机、高铁都没了,蓝河大写的绝望在火车站票与大巴卧票间选了大巴。紧接着又加班加点的在网游里打拼,挤出国庆几天假期。安排好一切,多余的肾上腺素消耗尽,蓝河的心情像是被一盆冷水浇的不知所措,莫名的冲动,怎么会这么强烈?不是明明都拒绝了吗?

叶修回到兴欣做指导后,经常泡在网游里拿着一张没见过的小号作妖,认出叶修是因为主动“骚扰”自己,独一无二的嘲讽气质和神一样的操作蓝河想不认出来都难。生怕叶神又重新上演之前历史,蓝河提心吊胆的观察几天,发现对方真的只是单纯玩游戏后才放下心来。叶修的小号蓝河出于责任只告诉了大春,他不愿意有人去烦叶修。

叶修回归网游后不勒索材料不敲诈boos,单单就是喜欢逗蓝河,暧昧的情愫悄然而生。

叶修确定参加兴欣线下活动后邀请蓝河过去,对方的试探像是触碰到蓝河的安全圈,无可避免地躲避,他拒绝了叶修的邀请又开始后悔,所以出现上面的一幕,好像自己偷偷过去就踩在安全线内。

十四个小时的路程胃里已经翻江倒海,下车揉揉发酸的腿,出站拦车直奔酒店,简单洗漱就歪在床上睡着了,手机砸在枕头边、床头的灯亮了一夜。早上六点蓝河突然惊醒,眯着眼睛摸过手机充上电又伸手把灯灭掉,挑着身旁的被子搭着又睡过去。

九点多才算是彻底醒了,洗个澡换下昨天的衣服,出门跟着手机的导航换了两趟地铁又转乘一趟公交才到活动会场。

在进口处取完票,蓝河还没想明白这么折腾是为了什么,兴欣的活动嘛又不是蓝雨的,叶修怎么了又不是黄少。

蓝河小同志一边纠结一边鬼使神差地排起叶修海报的队伍,十二半点的签售活动队伍现在已经排到看不见了。队伍蜗行一般,一点一点前进,等了两个多小时眼看红军会师胜利就在眼前,却被赶来的工作人员告知海报已经领完不用再排了。

说不上难过,心里闷闷的。果然不吃饭不行啊,蓝河想。

签名海报固然是活动的最大吸引点,其余节目也同样精彩。逛逛呗,总不能白来一趟,蓝河安慰自己。

风梳烟沐,联盟第一美女,买!

寒烟柔,也是美女,买!

迎风布阵,蓝雨前队长,买!

君莫笑,又丑又烦人,不买!

算了,拿回去就当辟邪了,买!

兴欣或角色或本人的周边蓝河总能找到不同理由说服自己买下,当蓝河反应过来自己其实是个蓝雨粉时已经被手上各种各样的的周边连累的行动不便。

舞台附近引起骚动,是兴欣战队来了。由主持人引场,兴欣众人上台寒暄后,说了群口相声,又挑了几个幸运观众上台互动,大致与全明星粉丝互动环节差不了多少,不同处是增加了荣耀外的游戏互动,气氛热烈。

蓝河没能挤进去,索性扯张凳子在外边坐着,听着前方热热闹闹的。

蓝河长的眉清目秀,安安静静坐着也惹来不少妹子搭讪,唯有此时才显尴尬差不离每人上来问得第一句就是荣耀ID是什么?如何是好。

蓝桥春雪是不能说的,难不成说绝色,虽说兴欣发展到如今还记得这个账号的人恐怕不多了,可要是偏偏就被谁记得了热热闹闹的说了出去传到那人耳里,可真要被他揪着不放取笑打趣了。

可蓝河又想,还真当自己是谁了,有人记得自己吗?传过去又怎样?真以为对方有多无聊还特意捏着短过来笑话自己。蓝河暗嘲自己未免想的太多。

蓝河说话腔调软软的带点鼻音,推敲措辞时无意识的嗯嗯,听起来怪委屈的。误以为眼前这个小哥哥是在腼腆,搭讪的姑娘又抱着歉意说唐突了。

懂事的人总让人心生好感,还想着怎么拒绝的蓝河听着姑娘又抱歉又失落的语气,觉得自己可真够别扭的。

大老爷们的,成天想的真多。

“绝色。我的ID是绝色,不过好久不玩了。”

“欸?是吗?挺……挺可惜的”本以为冒犯了对方,就听见对方带着点鼻音的回答,对方眉眼带笑温柔极了。

余下询问的人,蓝河都大大方方地介绍自己,碰上认识绝色的要合照也爽快答应了。

参加兴欣的活动怎么了,我又不是参加微草的。来看叶修怎么了,喜欢他的人那么多我也喜欢不行嘛。

没了那点扭捏,蓝河的心情大好。先前别扭的拒绝承认对叶修的感情真是幼稚又好笑,还是孩子吗,承认自己的喜欢有什么丢人的。

托了绝色的福,蓝河的待遇好的不得了,收获满满的热情和善意,附带几件小礼物。

舞台上的活动到了尾声,兴欣众人和粉丝到转战签售处一瞬间又排到看不到人。蓝河没有海报,就在会场东转线西转转,商品只有周边没一个小吃摊。算了,走吧,人也见到了还等着干嘛?

蓝河最终还是没走。

你留着干嘛?小魔鬼说

刚从签名队伍下来的一个男生看到蓝河一个人坐着,走了过来。

“绝色大大,你在这儿干嘛?”

“哦哦,是你啊,不用叫我大大,就叫绝……,绝兄弟吧。”蓝河蛋痛

“绝兄……哈哈哈,不行不行,喊不出来,我还是叫你绝色大大吧。哈哈哈。”

“呵呵,你开心就好。”

“你怎么在这儿啊?不排队么?”来人止住笑声

“我没领到海报,排队干嘛?”蓝河摊摊手

“欸,还以为你和叶神他们这么熟会提前留给你呢?”

“我和叶神其实不熟不熟。”蓝河连忙否认

“可我刚刚跟叶神说绝色大大也来了,叶神说‘是吗’看起来特别高兴啊,心情一好还特意给我写个to签,你看,哈哈。”来人兴致冲冲的向蓝河展示那个特殊的签名。

我这嘴今天是开过光吧,叫你立flag!蓝河扶额。

“大大,我有个朋友不是叶神死忠粉,算是被我拉过来的,他哪里有一张叶神海报我帮你问问可不可以出给你?”

嗯嗯嗯!蓝河听闻顾不得矜持疯狂点头,就怕眼里不能发射射线了!

“那大大你可以先排队吧,我去帮你问问。”

蓝河拎着一圈的周边排在队尾,看着对方在长长的队伍里找人忽然有点抑制不住的欣喜。

你看你就是在乎。心底窜出一个声音。

队伍只剩一排,前面少了几个后面又多了几个,热情的小伙伴总算过来了,对方面带歉意挠着头说“大大,你先别生气啊,我朋友说十倍价格才肯出。你先别生气啊。”

蓝河低头思索过一会儿说同意了,对方劝着不要冲动啊,不值得。

见一脸坚持的蓝河,对方不好再劝往队伍前面走去和排在队里的另一个低头说着什么

“那个,大大,我朋友说不想出了。对不起对不起,你别难过啊,都怪我不该说这件事让你空欢喜一场。”对方走回来一脸手足无措的模样

“没事儿,我想你朋友肯定是真的喜欢叶神,不然怎么肯排这么久。没关系,如果你朋友不是那么喜欢叶神能出给我就出,可是他挺喜欢叶神的,我也不能夺人所爱。没事的,没事的。”蓝河摆摆手表示无所谓。

连想要张海报都这么难,你还奢望什么?头顶的小魔鬼跑了出来。

“大大,反正你都排了这么久不能要个签名上去握个手也行啊,你和叶神这么熟说不定叶神就给你开个后门呢?”

蓝河笑笑没说话,也没从队里下来,都已经留了这么久握个手也不亏啊。

哼,没出息。小魔鬼怒其不争

排到蓝河的时打好的腹稿在叶修的注视下忘完了

“叶……叶……叶神你好,我没排到你的海报,但是请你加油!!”话一出口蓝河恨得揍自己一顿,加油什么加油!!

自觉说错话的蓝河闹个大红脸,耳朵尖也热乎乎的,叶修听着眼前这个仓惶的青年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像是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主动伸手握住“谢谢支持,要继续喜欢我呀。”

蓝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叶修的重音留在“喜欢”两个字上,深感丢人的急忙点头就跑,没看到叶某人似笑非笑的眼神跟着他离开。

排队出来后,看到陈果被几个女孩围着要签名,蓝河想着把之前别人送的一个手幅也悄悄递给陈果。“能帮我也签一个,可以吗?”

陈果接过手幅“行啊,一会儿在出口等会儿啊。”说着把蓝河的手幅和周围几个姑娘的周边拿走了。

?!?!

怎……怎么回事?

在妹子的解释下蓝河明白了,这几个姑娘是兴欣公会的核心成员因为没抢到海报,所以找了陈果走后门在一份官方周边要成员签名,而蓝河纯属误打误撞把手幅给了过去。

签名已经结束,兴欣众人起身离开身后被粉丝拥簇着,在保安的护送下离开大厅,蓝河跟着几个妹子等在出口。

随着兴欣战队的离开,参加活动的人陆陆续续也走了,半个多小时后战队的人从出口出来唯独不见叶修。陈果抱着周边还给姑娘们,蓝河的手幅不在,见蓝河一脸疑惑解释道“你的手幅在叶修那儿,他签完就去厕所抽烟了把你手幅也带过去了,你要不等会儿?”说完,就带着兴欣的人走了。临了还给蓝河留下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甚至于每个大神从蓝河身边走过无一例外。

蓝河风中凌乱,不……不是,你们就这么走了? !不管叶修了? !叶神去厕所带手幅干嘛,总不能拿它当手纸吧? !

还在蓝河怀疑人生的时候,叶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哟~这你的手幅吧。”

嗯嗯,蓝河点头如捣蒜

“连句谢谢都没有啊,亏我还给你写了to签。”叶修见人拿了手幅就想跑开口道。

“谢谢叶神”

?!等等有什么不对?to签? !蓝河带着不好的预感打开手幅,上面赫然写着“to绝色兴欣头号保姆,叶修。”

“叶神怎么认出我的?”蓝河隐隐激动

“今天签售好几个人跟我说绝色来了,我等啊等都没等到,最后才看到一个人红着脸跟我说加油,你的声音挺好认得。”

“那……那你怎么知道这个是我的?”渗着暧昧的话挑逗着蓝河的理智,对这个人的喜欢快要藏不住了,只有虚张声势地扬起手里的东西企图掩饰。

“老板娘离我这么近,你把手幅递给她我都看见了,你说你排过来直接让我签了呗,几个字又不值钱费这大劲。”

“不好,签售会签其他周边对别人不公平,我本来,本来没想过让陈老板带给你们的,就是误打误撞。”

叶修好整以暇的逗着蓝河,看着对方发红的耳尖,眼睛一瞟乱瞟的,虚张声势的造势,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可爱。一本正经的解释不能破坏规则,不是故意的,正直又炸毛的神情,将蓝河的形象与荣耀里那个小剑客渐渐重合。

“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这么关注你。”叶修打断对方喋喋不休的话。

“为什么?”蓝河吞了口口水,这个问题他憋了好久,叶修的关注已有苗头,可他一不敢确定,二不敢问,受不了对方直视的眼神就天南海北的扯。可偏偏这个人不给自己一点装糊涂的机会,叶修的态度让他在杂乱的感情线里摸到了通往对方的那条,让他忍不住缴械投降向他靠近。

如果你在引导我走过去,那我是不是可以对你抱有奢望,如果不是,请在推开我的时候残忍些,别让我又犯傻。

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相信,这不是一场独角戏,叶修看着眼前人一副即将被判死刑的模样,伸手拍拍他的脑袋

“脑子里都装些什么,我都这么明显你还感觉不到吗?”

叶修伸手握住对方的手打开窝着的手幅,反过来上面写着“中意你”

“绝色大大,你愿意晋升为兴欣公会会长夫人吗?”





番外时间

理智讨论为什么你们会有to签?

该话题成为兴欣公会的热门,参加完线下活动后大家忍不住在公会里炫耀一番,很快发现大家签名待遇不同。有人表示想要to签被拒绝了,而有人表示自己的to签是叶神主动写的。

大家敏锐的发现,所有拥有to签的人都有个共同点——向叶神提到了绝色!

再后来,热门变成“绝色是谁?”

事情的最后就变成“扒一扒叶神与绝色不可不说的两三事.  



啊啊啊啊,好绝望!在手机上完想用电脑排版,结果寝室断电了,断电了!如果有虫和bug希望大家指出来,电脑没电的我好难过。这个主要是以蓝河的视角开展的,一些情节的设置会显得莫名其妙,如果有时间我可能会补充一篇老叶视角的番外。

评论(22)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