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茶蛋

很贵的茶蛋

【叶蓝】何其有幸

虽然晚了一天还是祝 @落雨大 水浸街 太太生日快乐

OOC我的

叶修收起伞在地铁口等着,瞧着时间还得一会儿,从口袋里摸出烟点上。南方的夏天总是阴晴不定的,上午还是艳阳高挂,这会儿已经是倾盆大雨。叶修在家睡了一下午一觉醒来听着雨打着窗子啪啪作响,怪吓人的。记起蓝河早上出门没带伞,从床上爬起来套件T恤拿着伞出门了。

两个人在一起有几年了一直住在杭州,刚出柜那会儿,身边人都挺吃惊的,这两个人怎么搞到一块去了?别说大家不理解,就是当事人双方当初谁也没想过今时今景。可有些事说不好,就像缘分,这玩意儿既说不清又不讲理,偏偏它找上你的时候躲都躲不开。

世邀赛回来后叶修也没闲着,第一届国家队多少有点东拼西凑的意思,没有一支训练好的现成队伍就只能从各个战队抽人。一次两次还成,往后发展就越来越需要一支打磨好的默契队伍来征战国际赛场。体育局显然对这个新兴领域一窍不通,培养新队伍和创建新项目的重担就落到了叶修的头上。叶修找了几个退役的老友共同奋斗,依旧忙的焦头烂额,这人也是能苦中作乐,总能忙里偷闲地拿小号刷网游。

好巧不巧,每回都能碰上蓝河,虽说叶修这次低调行事可也没打算藏着掖着,一来二去地就被蓝河扒了马甲。从他带着兴欣进入挑战赛后,在网游里的折腾越来越少,之前打过交道的人和事逐渐变成回忆中的符号,蓝河也是如此。而眼下和蓝河的重逢正将回忆里的符号重新勾勒成画,在遗憾和心愿统统得到满足后,第十区的日子再被回味起来就显得更加鲜活有趣,那些浓墨重彩的画面里和鸡飞狗跳的剧情中,蓝河似乎又是不一样的。叶修想了很久怎么去形容蓝河,单纯地用人很好、技术不错、稳重有责任心、可靠有诚信这样笼统又片面的描述尤为空洞,始终无法将那个鲜活的形象与之对应。这种感觉很陌生,想用一个词囊括这个人的所有,有点在意。最后叶修用「少年」去称呼蓝河,青涩又美好。

垃圾话算是叶修的一个特长,偏生蓝河脸皮薄不禁逗,还没被叶修说上两句就已经急得跳脚,奈何隔着网线打又打不着、说又说不过,只能急哄哄地骂着滚滚滚。叶修却从中发现乐趣,无心变有意看着对方气得不行,当真是开怀大笑。也不知道蓝河出于什么心理,看见叶修在网游里安分守己不再兴风作浪,小号的事情没跟任何人提起,成为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默契。

长久以来,不争不辩用实际行动证明一切是叶修的一贯作风,破天荒的第一次有了倾诉的欲望,想把过往的事一点一点告诉蓝河,让对方的心中不仅仅是叶神,而是叶修一个完完整整的人。或许这想法太过荒谬,连叶修也感到迷茫,有点想不明白。如果对一个人有倾诉的欲望,那他应该是特别的,叶修想蓝河应该是特别的。接触的越深在意的越多,愈来愈多陌生的情绪涌现出来,有点猝不及防同时又理所当然。

为了新队伍的创建要在各个战队之间交流,他们团队去了一趟G市,工作结束后,他突然很想见见蓝河。在大厦门口拒绝了众人同乘的邀请,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声势越发浩大噼里哗啦的大雨下成雨帘,没多一会低洼的路面聚起一个个水坑,大风拍打着路面的广告牌霸道得很,一个广告立牌被吹倒了又被刮的老远。叶修有些后悔拨给蓝河的电话,这样坏的天气不该让人出来。叶修回到大厦借了一台电脑在QQ上给蓝河去了消息让他不要来了,迟迟没有回复,借来的手机拨打蓝河的号码也没有人接听。取消约定的消息传递不出去,叶修只好接着站在大厦门边等着。雨下的太大,路上只剩车来车往瞧不见行人,也许蓝河已经看到信息不来了,算了,再等等吧。

鼻腔里吸入的空气带着充足的水分过滤到肺里,温润了长年被尼古丁荼毒的器官。雨天特有的清新被风携着钻入衣衫下贴在皮肤上,有点凉。也不知放空了多久,视线里一个小黑点慢慢放大露出伞面下有些狼狈的身形,来了。

少年看见了廊檐下的人,急忙地跑了过来,进入雨水落不到范围就收了伞,连人带伞地抖落一番。雨势太大打着伞也无济于事,少年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干的,刘海贴在额前挡住了视线,随即被主人随意地一抹顺着发顶落下去露出光洁的额头,白衫半遮半掩着,依稀可见年轻肉体的曲线。

「刚出门的时候看样子就要下雨,没想到下的这么大,车不好打从公交站牌走过来一段路就被淋成落汤鸡了,哈哈,等很久了吧。」第一次见面没有想像中的生疏,少年熟捻地打招呼。

「蓝河?」叶修虽然问句,却一眼确定这就是蓝河,第一次见面的视觉冲击太大,对方好看的笑脸让人心中一动。

「嗯嗯,我是,手机没电了也不知道你还在不在,怕你还在等就赶紧过来了。」

「难怪,我看雨下的这么大给你发消息不要来了,没见你回,打电话也没人接就没敢走,别你来了找不到我。」他突然有些开心,想过蓝河可能不回来了,可偏偏这人就为了他来了。

「去哪儿?现在这天气哪儿都逛不了,送你回酒店?」

「送你回家吧,你都淋成落汤鸡了赶紧回家换身衣服,当心感冒了。」叶修走过去接过蓝河的伞撑开,搂着蓝河两个人打着一把伞走到雨里。

「等,等等,叶神你先松开我,我衣服都湿透了你别贴我这么近。」叶修的动作太快,蓝河被搂着走到雨里才反应过来,身体一僵随后挣扎着松开叶修的怀抱。

「别动了,你这把伞遮我们两个大老爷们没多余的空间了,总不能跟小姑娘一样让你挽着我吧,你再乱动呆会咱俩等着被洗礼吧。」说着又紧了紧对身边人的禁锢。

紧贴的部分被沾湿,温热的体温在两个人之间流转,大雨的轰隆声掩饰了两颗热烈的心脏砰砰跳动的声音。

回到蓝河的家里,两人已然是两只落汤鸡了,蓝河被赶去先洗澡,记挂着后边还有一个湿答答的人等着洗澡,飞快地冲洗换过干衣服跑出浴室。受不了对方探究的眼神,推搡着把叶修赶到浴室,翻出自己大码的衣服,蓝河红着脸敲开浴室的门伸着手把衣服递进去,叶修的手指划过他的手背惊得蓝河猛地收手,随即又暗骂自己的不淡定。

趁着叶修洗澡的时间,蓝河煮上一锅姜汤,从下午接到叶修的电话时,蓝河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个诈骗电话,之后两个人约好挂掉电话后,蓝河的大脑一片空白,叶,叶,叶叶神约我面基?!!!!?!!!!不真实感和巨大的震惊伴随蓝河整个下午终于熬到下班,蓝河火急火燎地收拾东西赴约,路上下起大雨,蓝河在想叶修会不会已经回去了,这么大雨让人等着不好,想到要联系对方时才悲惨地发现手机没电了,带着忐忑去到了约定的地方,终于在看到那个男人后,所有的不安消散的一干二净。

蓝河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叶修已经洗好了,走到厨房门口用指节敲了敲「回神了,蓝河大大。」

「洗完了,我煮了姜汤你喝一碗吧。」蓝河舀起一碗汤递给叶修。

两个人端着碗,皱着眉头喝完「真难喝,还不如直接感冒了。」叶修嫌弃地说

「瞎说,等你真感冒了就不这么说了。」蓝河苦着脸回应,真特么难喝

「呵呵」叶修看着蓝河突然笑了起来。

「笑什么?我脸上有东西?」蓝河不明所以。

「你觉不觉得,咱俩就跟老夫老妻一样。」叶修调笑道

「滚滚滚,谁跟你老夫老妻了!」猝不及防地被闹了个大红脸,没有距离的阻拦,蓝河下意识地动手。

「别闹,说真的我挺喜欢你的,见面之前我在想这会不会是错觉,见到你以后我就确定就是你了,你呢。」叶修捉住蓝河作乱的手,认真说道

一记直球打的蓝河促手不及,「你说真的?」

「真的。」

「我也是。」

「是什么?」叶修失笑,明知故问

「我也喜欢你啊」

谁知道是谁先动的手呢,回神过来时两个人已经交换完一个姜汤味道的吻。

叶修看着指尖快要燃尽的香烟,随手摁灭在垃圾桶的烟灰槽里,后背被人拍了一下,叶修笑着转身捉住对方。「回来了,走吧」说着撑着伞搂过对方肩膀。

蓝河乖乖任由叶修搂着,手臂自觉地环上对方的腰「刚刚想什么呢?走你旁边都没反应。」说完用手捏了一下叶修腰上的软肉。

「想到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大雨天,然后你把我拐回家。」

「喂喂,谁拐谁?是你非要跟着我回家好不,我才懵逼呢,莫名其妙的面基又变成莫名其妙的奔现,我明明才是被你诱拐了。」

「哦?我怎么诱的?」

「色诱。」

「出息。」叶修笑

「真的,感觉自己特别幸运,真庆幸那天我去了,要不然」要不然就错过你了。剩下的半句蓝河在心里说。

「我也是,不过即使那天没见到也没关系,该我的一定不会放过,那天你没来也没关系,我一定会去找你的。」不会的,不会错过的。

「卧槽,叶修你这样好撩!好想亲你一口」蓝河用另一只手捂住心口,夸张的说。

「亲呗,你的人想怎么亲就怎么亲,多亲几口也没事。」

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那点矜持害羞早就扔到九霄云外,言毕,蓝河扳着叶修的脸重重地吻下去。舌尖扫过叶修的上齿又敲开对方的牙关,叶修一副予取予求、任君采颉的模样,在蓝河准备结束的时候突然发狠箍着蓝河反击回去。两个人唇舌纠缠一会,结束时蓝河报复似的在叶修下唇不轻不重地咬上一口。

「一股烟味,臭死了。」

「今天才抽了这一根。」

「不错不错,值得奖励。」

「那你今晚别求饶。」叶修暗示地顶顶蓝河。

「卧槽」

何其有幸,遇到你,独一无二的你。




吃了太太这么多粮,总要投桃报李(虽然是单方面的)昨天一天到处跑办证,晚上敲字的敲一半睡着了,允悲。虽然晚了一天还是祝蛋总生日快乐,写的不好不要嫌弃啊。

评论(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