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茶蛋

很贵的茶蛋

【原耽】男人和保安

第一次写原耽练练笔保安负责的是小区门口的夜班,没什么活就是得熬夜,工资比白班多一点,保安觉得挺好。

据说养成一个习惯需要二十一天,保安觉得一个星期就够了,已经连续一个星期了,每天夜里快十二点的时候会有一个男人经过他的传达室,雷打不动。小区虽然算不上高档,基础设施一应俱全,在这儿的住户进进出出刷的是自己的门禁,轮不着保安操心也打不着照面。可男人奇怪极了,不从刷门禁的地方进去,跑到保安的传达室,借着和过车杆的间隙往里面钻。头天夜里值班,困的迷迷糊糊想打盹的保安坐在传达室里努力睁着眼睛看手机,突然一道黑影闪过,吓得保安一个机灵清醒了,以为是小区进了贼,赶紧拿过桌上的手电夺门而出。

保安是个粗人,嗓门大,一声怒斥喝停对方的脚步,手电强光打了过去,惊得黑影停下来转过身。保安提着手电追上去,把光打在对方脸上,黑影现了行,那人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瞧上去斯斯文文的,看着不像贼,保安心想。

强光照的眼睛生疼,男人把手背起来遮住眼睛皱着脸,心中不悦。生硬地开口问道「有什么事吗?」


保安把手电往下压,男人就把手放了下来,男人的面孔这下彻底暴露出来,好看,这是保安看清男人的长相后脑海里第一时间给出的评价。对方看上去累极了,一脸的倦色,又冷着一张脸向周遭发出生人勿近的信号。出于职责,保安询问男人的住户信息,男人只是抬眼瞥了一眼保安并没有回答,从包里拿出自己的门禁卡和钥匙,小区的装修是统一的门窗,钥匙长的都一样,除非业主另换。这两样东西表明了男人的身份,他是这儿的住户。保安问男人怎么不从行人通道进来,跑到传达室钻着缝进来。男人撇着嘴说因为懒。保安没明白,男人又补充说道懒得掏包拿卡绕个圈。保安了然,说了句没事了就让男人走了。


原以为事情就这样告下段落,谁知第二天夜里男人如法炮制,保安依旧被吓的不轻,从窗口探着身子往外看,是男人。保安又生气又好笑地重新坐在椅子上,刚刚那点睡意全被吓没了。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第七天男人每天夜里都要吓他一吓,保安觉得这样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今天是第八天,快十二点了,男人还没出现,保安等的有些心急,不停的抬头看向时钟,距上一次抬头看表才过去两秒钟。叮,十二点了,男人还是没有出现。是今天休息没出门?还是仍加班?保安不想男人太辛苦,可又暗自期待着见到男人。在椅子上实在坐不住了,保安站起来推开传达室的门,一只脚还没迈出门口,男人的身形就出现在眼前。传达室的门向外开,男人不得不绕过门再绕回来,长腿一迈一步就跨到保安面前。

这是两人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男人看起来十分疲惫,眼底的乌青很明显,然而并不减分男人的容貌,平白增添几分颓废的气质,传达室的灯光打在男人脸上,衬出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走近他聆听他。男人出于本能地撇了一眼保安,保安还在担忧和想问好之间纠结,被男人这么一瞥脑子顿时一片空白,磕磕绊绊地开口问男人今晚怎么回的这么晚?


男人听到十分意外,自己常年加班又总是孤身一人,总是睡醒了就去上班,加完班已经深夜。时间的认知已经很模糊了,从来都是来来去去的一个人一条路,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还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个人在等着自己回家,注意到自己是不是回来晚了。男人重新看了一眼保安,对方眼神飘来飘去,一会儿停留在自己身上,一会儿又飘的乱七八糟。男人用自己为数不多的情商猜想,对方这是害羞了?想到这点,男人也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男人撤回目光,点点头算是回应了保安的关心,又觉得夜里对方或许看不清,重新小声地「嗯」了一声回答完毕。

保安却还在懊恼,质问自己怎么就不经大脑地开口了,人家和你熟吗?你就问问问!看着男人明显诧异的神情,保安暗骂自己不识好歹,做好了被无视甚至被冷眼的准备,可保安看到男人轻轻地点点头,还没等保安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随即听到对方一声轻声回答。

前面说过了,保安是个粗人,没什么文化,但在这一刻他晓得了「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大概是个什么心情了。


「太晚了,你你你早点休息。」保安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再主动一点。

男人对此毫无异议,甚至十分愉悦地接受了这份好意。

两个人互道晚安,保安看着男人往小区里面走,男人消失在保安的视线前回头了三次,于是他们又招着手晚安了三次。


从第八天的夜里开始,保安每天等着男人回来,两个人说声晚安,然后保安就站在传达室外目送男人回家,在转过拐角的一段路,男人和保安总是一遍又一遍对视、招手、再晚安。

男人的气色好了很多,不再总是了无生气,眉眼间沾染上喜气,看上去精神多了。

男人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早,比起用工作的忙碌麻痹生活的孤单,回家这个原本冷冰冰的动词开始变得让人期待起来。男人这次回来的很早,经过传达室正好看到保安在吃饭,对方捧着路边摊上的打包纸碗吃的狼吐虎咽,三两口就解决完了。男人看完这个画面蹙起眉,觉得不高兴。

保安把吃完的纸盒往垃圾桶一塞,抬头就看见男人一脸不悦地看着自己,心里猛地一紧,有些紧张地开口「怎,怎么了,今天下班这么早啊,哈哈」

男人察觉到似乎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带给保安的拘谨,挫败地咬上嘴唇。男人很优秀,但也很孤僻,不擅长表达,更也不擅长交流。和他接触过的人都反映说他太闷了,高冷的紧,男人有心辩驳,却又无从反驳,只能冷着一张脸默认了,无声地被排挤出大家的圈子。其实男人不在乎是不是一个人,但他喜欢和别人相处的感觉,保安是个很好的人,男人不想也被保安疏离,但又说不出自己的心情,只有苦着一张脸,眉头越皱越深。

保安在等待男人的下文,空气却越发安静,男人的眉头也越皱越深,保安不喜欢看到男人这样。他见过男人的笑容,很好看,让人舍不得移开目光的好看。可男人现在站在他面前皱着一张脸,恨不得五官都挤在一起,保安不喜欢又心疼,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按在男人眉头上,大拇指和食指顺着男人眉骨向左右两边抚摸过去,啊原来不需要使劲就能让这么深的眉头被打开,保安心想。

事实却是早在保安触碰到男人的瞬间,男人就因为震惊而放松了整张脸。

男人扭过脸耳根发红,逃跑似的快步走着,没一会儿又转回来,急匆匆地对保安丢下一句「别总吃这些」又跑了,他没看到保安的脸也红得不像话。


男人自己吃的也不算健康,可就是看不惯保安吃那些没营养的玩意儿。今天下班,男人从自己常去的一家店打包好一份饭菜提了回来。保安看到男人手上的食物,关切地询问男人夜里是不是还没有吃饭,男人不作答,把手上的袋子塞到保安的怀里,丢下一句晚安就跑了。


保安抱着热乎的饭菜哭笑不得,昨天男人急匆匆地跑走,一句晚安都没有,今天想着无论如何也要把人拉住好好聊聊,再不能该死的手贱。可男人急匆匆地塞过来一包饭菜就跑了,保安吃着男人给的晚饭,安慰自己好歹今天还有晚安不是。

保安把饭吃的很干净,就差把饭盒供奉起来了。

以后男人每晚都要打包食物回去,经过几次教训后,保安在男人塞完饭菜就想跑的瞬间,眼明手快地拉住男人。保安要把饭钱给男人,男人不要。保安要把食物还给男人,男人不接,保安就掰开男人的手强行把袋子扣在男人手上。

男人看着重新回到自己手上的饭菜,鼻头酸酸的,他只是想对保安好一点,可保安不太愿意接受。男人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更不会开口求着保安收下自己的好意,只能沉默地低头站着。

保安问男人为什么要给他带饭,男人说顺路。保安又问是不是顺路也给别人带,男人摇头。保安问为什么对他这么好,男人说因为你好。保安问男人怎么个好法,男人就不说话了。


男人瞧上去可怜极了,委屈巴巴的,保安心软的不得了。抬起手试探性摸了摸男人的头,男人没有拒绝,男人的头发很软,有点长,摸上去很舒服。

保安说你如果不肯要钱,那你陪我一起吃好不好?保安感受到手掌下的头颅动了动,满意地勾起嘴角。

男人胃口不大,夜里也没有吃东西的习惯,说是陪保安一起吃,只不过是坐在旁边看着保安吃。


男人话很少,几乎不开口,只是坐着听保安不停地说。保安看上去是个大老粗,意外的很绅士,只捡着自己发生过或看到过的趣事讲。保安心里对男人好奇死了,可男人不爱说话,保安就不去问。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保安催促男人赶紧回家睡觉,男人有点不想走,保安的故事很有意思,他想继续听下去。可男人什么也没有说,提起公文包说了一句晚安就走了。

保安把男人送出传达室,就像之前每个夜晚一样目送男人走到自己看不见的地方。

男人昨晚睡得很好,他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都是保安和他说过的那些有趣的故事,而这一次他也是参与者。很久没有做过梦了,感觉还不赖,男人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一下。

男人出门时是规规矩矩地从行人通道走的,不是所有人都像保安一样,允许男人钻着缝进进出出。

男人的变化很明显,气色变得很好,脸上也时不时地带着笑意,常年盘踞在男人眉眼间阴翳消失不见,最重要的是男人加班次数减少了,加班时间也变短了,这可真让人好奇。同事打趣男人是不是恋爱了,男人否认。不是恋爱,只是认识了一个很好的朋友,男人没有说出来。

有时候男人回来,保安没有发现,毕竟夜班再轻松,熬夜也是会累的。「啊—」第五个哈欠,男人在心里记着数。等到保安打到第十个哈欠,男人站起来说声晚安走了,出门的时候,男人把保安推回传达室,留下一句好好休息,径直把门关上离开了。

被推到椅子上的保安,揉着眼睛擦拭生理泪水,一脸茫然回顾刚才发生什么事,随后,恍然大悟地大笑起来,难以自持地拍打座椅表示兴奋。

第二天夜里,保安额外得到一杯咖啡,男人面无表情地叮嘱趁热喝,冷了就别喝。保安喜滋滋地掀开盖子灌了一口,下一秒被口腔的苦涩扭曲了五官。说实在话,保安丁点不喜欢这杯黑不拉几苦不拉嗖的东西,他不懂这么个破玩意有什么好喝的。男人跟保安说这个咖啡提神效果最好,平时自己加班靠的就是它。保安想了一下男人一个人喝着这个苦嗖嗖的东西加班到深夜的画面就有点难过,保安的表情实在太过悲怆,男人不解,这个真的有那么苦吗?

于是男人就着保安的手抿了小口咖啡,还好,不算苦。男人疑惑地看看保安,他不明白保安怎么会被苦的看上去这么惨。

保安瞧着男人歪着头呆萌地看着自己,又看着刚刚被男人嘴唇触碰的杯口,心情好极了,忍不住上手掐了一把男人的脸颊。男人揉揉自己的脸,心里很奇怪,保安的心情怎么又突然变好了。

男人一脸想不明白的样子成功逗笑保安,保安毫不掩饰地开怀大笑,男人被保安感染,也笑了起来,管他呢,保安本来就是个很神奇的人,男人如是想。

接替保安的同事有点急事,拜托保安再帮忙上几个小时,保安是个好人,爽快的答应了。打着哈欠流着眼泪坐在椅子上,同事匆匆赶来,很有良心地带来早餐,保安刚要把手里的包子塞到嘴里就看到正准备出门的男人,急忙喊住男人,把同事带来的早餐拎出去一并塞到男人手里。男人发懵地看着保安,直到嘴巴里放进吸管下意识地吸食才回过神,甜甜的。男人问保安怎么还在这儿,保安解释一番后把手里的豆浆放到男人手上,催促着男人赶紧上班。

于是一个带着笑回去睡觉,一个生平第一次走在路上吃东西。

摸清男人的上班时间,保安心里总痒痒的,和同事换完班后跑到早餐店买了热乎的牛奶和包子,掐着点堵住了要上班的男人,学着男人的样子把东西往人怀里一塞,临走时瞧着男人反应不过来的样子没忍住,上手掐了一把,说声上班加油就走了。

接下来几天都是如此,男人劝说无果后,只能逼着自己早起提前出门,然而有了富余的时间,保安不再给人带早餐,而是直接把人拉过去坐着一起吃。

折腾时日后,两个人都是国宝见国宝,好气又好笑。保安提出来要上早班的要求,男人也彻底不再加班。两个人在吃早饭的时候交换了信息,被对方打的促手不及又相视一笑,于是心照不宣地将早餐的约会转移到晚餐。

保安和男人尚未交换过个人信息,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相处。况且,世上还有一种叫做缘分的bug,男人的房子排水管出了问题去找物业,物业带人去看,保安也被派了过去。门一打开,屋里屋外的两个人都很意外,保安向男人解释维修师傅在来的路上,自己先上来看看。男人赶忙邀请保安进来,门锁刚落下,空气就开始凝结起来。


男人几乎半湿额前几缕头发还在滴水,裤管和衣襟湿哒哒的贴着身体,显然刚刚正在和水管斗智斗勇,保安想开口问问排水管怎么样了,扭头撞上男人闪躲的眼神,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保安向男人走近,侵略的气息促使男人后退,脚步被墙壁抵住,脑袋在磕上墙壁的前一秒落入保安的掌心。


男人实在太瘦了保安很轻易的把人圈在怀里,谁都没有说话,空调运作的嗡嗡声、带着喘息的呼吸声以及胸膛里快速跳动的咚咚声交织成安静又喧杂的场景。正如水分子顺着衣物的纤维从一边去往另一边,带着37度的体温相互传递,冷与热也在纠缠着。他们是彼此的舟遨游于海方寸天地风卷云涌。闪电划破天空、狂风又撕开云层一滴水落下荡起浅浅的涟漪,紧接着一滴接着一滴,旧的波纹被推向外围越扩越大,新的波纹又亟不可待地冲撞上去,海面被拍打的不再平静,愉悦地掀起波浪掩埋下羞人的喘息。两叶单薄的舟随着海水浮浮沉沉酝酿已久的风暴将它们推向最高的浪潮,一阵头晕目眩的冲刺后一切归于平静,乌云的桎梏被打破,洒在海面上的是耀眼的金色。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