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茶蛋

很贵的茶蛋

【楚路】红白

ooc我的

开文的时候江南还没有更新所以和原作的时间线有点不一样

跟着江南的更新一起更,大概是长篇

 

 

 

二者选其一,总有一个是白月光,总有一个是朱砂痣。

 

 

十五岁少不更事的年纪,但足够看得懂眼色。诺诺突然说要吃冰淇淋,楚子航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零钱愣了一下,随即了然,乖巧地接过钱出了门。对于特意支开他的这件事情,楚子航没什么想法,他只是希望回去的时候,看到的不要只是一个空荡荡的房子就好了。

 

 

虽然诺诺不是真的想要吃冰淇淋,但楚子航还是决定去买回来,毕竟他是为此出来的。楚子航没敢跑太远,就在楼下的便利店,他数了一下手上的零钱,又对照的冰柜上价格的数字选了几个冰淇淋,付款的时候楚子航把手上的钱摊在收银台上,眼睛盯着收银员一眨一眨,人畜无害的眼神搭配一身精壮的身材很是符合时下最受年长姐姐们喜欢的小奶狗形象。收银的女孩对着楚子航帅气的脸有些紧张,轻声地问还有什么需要的,楚子航听不懂对方的问话,歪着头看看她又看看摊在台子上的钱,怕她还是不懂,又伸出手指了指冰淇淋和零钱。

 

 

肢体语言在很大程度上全球通用,这一次女孩明白了楚子航的意思,扫码器扫过商品,从那堆摊开的零钱里拿走了相应的数额,双手递过装好冰淇淋的袋子。楚子航接过袋子,又拢起剩下的零钱揣兜里对着女孩点头示意。女孩目送楚子航离开,脑补出一个自闭忧郁的孤独少年亦或一个口不能言的美少年故事,无论是哪种,只要配上楚子航那张好看的脸都能让人更加怜惜。

 

 

楚子航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的太快了,踌躇着要不要上楼,他不觉得诺诺和路明非的谈话这么快就结束了。楚子航最后还是没有上去,坐在外面的长椅上,拿出一支冰淇淋撕开包装安静地吃起来。很甜,也很凉。

 

 

路明非下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少年安静地吃东西,看不出来想什么,活被抛弃的小狗。

 

 

楚子航一向警觉,瞬间察觉到路明非的存在,防备的眼神刚投递出去,下一秒就换上了依赖。他没有站起来,而是坐在长椅上向路明非展示了手里的冰淇淋,无声地询问对方要不要来一个。纵然那个瞬间很短暂,还是被路明非捕捉到了,被抛弃的小狗虽然一声不吭地待着,却也在暗自地亮起利齿提防着,唯独对自己放下所有的防备。路明非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他才在诺诺面前抱怨苏茜不该和兰斯洛特订婚,这一秒就亲眼看到被抛弃的小狗模样的师兄。明明知道谁都没有错,可无名的怒火充斥心头,他要打破这该死的世界,扳正所有的因果线,把本该属于师兄的统统还给他!

 

 

路明非的表情太难看了,楚子航关切地探问。路明非只是摇摇头,伸手接过楚子航手中的冰淇淋。雪糕化的很快,黏糊糊地装在盒子里,路明非用勺子挑起一滩水送入口中,甜的,腻的。

 

 

「师兄,你这一觉醒来什么都没有了,不会难过吗?」良久,路明非开口道。

 

 

「不难过。」楚子航摇摇头,接着说「如果是那个楚子航他也许会难过,我不会,因为这些失去的从来都不是我的。」

 

 

「它们是你的!只是被别人偷走了。」路明非有些激动。

 

 

「在这个世界没有人偷走我的东西,我才是多余的,不对吗?」楚子航很平静地说出这番话,很难想象这真的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

 

 

路明非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理智告诉他楚子航是对的。在这个被篡改的世界里没有楚子航的位置,这个人此刻还能坐在自己身边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可路明非没有失忆,他关于师兄的记忆是完整的,没有办法像诺诺、苏茜、甚至是楚子航本人一样看着本该属于师兄的一切归属他人。他并不是要苏茜非师兄不可,只是看不得楚子航成为一个被抛弃的人。

 

 

「那个什么阿卜杜拉才是多余的,他抢走了你的人生,我也抢走了。」路明非又挑了一口,嘴巴里甜哪怕能压过心里的苦一秒钟也好。

 

 

「你没有,你很好。」楚子航依旧低着头安静吃手上的冰淇淋。

 

 

「师兄    」

 

 

「你对我很好,对楚子航很好,其实说起来我只是沾了楚子航的光,没有他你也不会管我。从头到尾,我失去的只有爸爸,嗯,妈妈也是,至于哥哥你,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对我这么好算是我白捡的,没人偷我的东西,是我偷了楚子航的东西,连这副身体和本领都不是我的。」楚子航吃完手上的冰淇淋,一丝不苟地把包装收拾起来。

 

 

「哥哥,你说过这个世界的因果线被改了,所以在这个世界存在的就只是一个鹿芒而已,你对我好,是我偷别人的。不要难过了,你想我是楚子航,我就是楚子航,至于其他的本来就不是我的。等到哥哥把因果线改回来以后,那个楚子航就会回来了,属于他的也会回来,如果还没回来就让他自己去找吧,不要为我难过。」楚子航起身把包装扔到垃圾桶里。

 

 

楚子航说这些话的时候面色没什么变化,路明非心想这面瘫还真是天生的。吐槽归吐槽,楚子航的话让路明非感到很震惊,路明非不得不承认自己想要找的楚子航并不是眼前的这个人。纵然是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声音和一样的身体,可路明非始终无法把他完全当做那个龟毛又八婆的杀胚师兄,至少他就不敢想象从杀胚师兄嘴里听到哥哥这个称呼,而且还是对自己的。路明非一直以为寻找杀胚师兄对楚子航而言是件好事,可此刻路明非才意识到这真是一件再残忍不过的事情,他是怎样当着这个少年的面一次又一次地强调「你是假的,你不是楚子航,你迟早要被抹杀掉」这个信息的。

 

 

一直以来他想的都是要修复这个被某个言灵搞乱的世界,可一旦这个世界被修复,又有些珍贵的东西会消失。比如诺诺觉得好玩的这个又乖又帅的楚子航,再比如兰斯洛特和苏茜那段听起来完美无缺的爱情,诺诺曾经亲眼见证那美好的一切,在马达加斯加的篝火旁。那自己到底是在修复这个世界还是成为另一个言灵使用者?路明非突然很希望这不过是一个平行世界罢了,他和奥丁的战斗让他一不小心来到这个只有一个乖巧师兄、苏茜和兰斯洛特是人人羡慕的情侣、自己从小到大都是牛逼哄哄、和那个什么阿卜杜拉才是狮心会会长的世界了。而在他原本的世界一切还是原样,师兄没有消失打爆婚车车轴的承诺依然有效,芬狗、老大、校长都在等着自己回去,没有学院的追杀,也没有朋友的背叛。

 

 

但无论怎样美好的想象都无法改变事实,路明非也无法放弃接着修复这个世界,有些事明知道想了也没用,使劲想也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路明非吃完最后一口雪糕,把盒子递给楚子航,楚子航熟练地接下扔到垃圾桶里。路明非站起身拍拍楚子航的肩膀,示意少年跟他一起回去。诺诺接过楚子航手里差不多融化的香草雪糕,看了看面前的两个人什么也没说,转手放到旅馆房间里的小冰箱中,随即招呼着楚子航去洗澡休息。楚子航进到卫生间后,诺诺用眼神询问路明非,路明非耸耸肩表示没说什么多余的话。

 

 

楚子航穿着睡衣出来,湿头发贴在脸上,诺诺把人喊到自己面前拿起毛巾给楚子航擦头发,入手的头发很密也显得过长,她让路明非把剪刀拿过来,她要亲自给楚子航剪头发。

 

 

「我说,在你的记忆里,我跟这家伙的关系有这么好么?」诺诺绕着楚子航的脑袋转圈。

 

 

「还凑合,不过肯定没熟到会帮他剪头发的地步。」路明非说。

 

 

「不会吧?又乖又帅,我应该跟他关系很好才对。」

 

 

「我记得的师兄可没那么乖,是个杀胚来的。」路明非话刚说完想起来什么立刻闭嘴了,他看了一眼楚子航,对方面色依旧。

 

 

「不过,你恢复得这么快还真是让人吃惊啊」诺诺说。

 

 

「我这是靠血统,不算什么,都感觉不到疼。」路明非说,「当年师兄更厉害,有一次……」路明非又不经意间提起往事,及时地闭嘴,楚子航依旧没反应,诺诺不知道两个人之前的对话,对路明非欲言又止的状态不解,开口问道「有一次什么?」

 

 

路明非看着在诺诺手下乖巧端坐的楚子航,又想起那个开着暗蓝色的Panamera,一脸酷炫的帮他在同学聚会上解围,还邀请陈雯雯在自己说不上名字的高级餐厅里吃饭的楚子航,真奇怪明明是同一张脸这个楚子航为什么就可以露出这么人畜无害的表情,而那个楚子航连约女孩吃饭都是一副上门踢馆的样子呢。

 

 

有一次我看到师兄把自己伤口里的玻璃渣子挖出来,那天晚上下暴雨来着,他就站在雨里给自己动手术,那才叫真厉害。」路明非把没说完的话说下去,他当时很想问过师兄疼不疼,可师兄一脸风轻云淡告诉他自己的身体很坚韧,试过把刀扎进去,两寸深的伤口,只要不伤到血管,大半天就能愈合,两天就彻底好了。

 

你记忆里的楚子航真是一个衰小孩,还是这个楚子航比较乖。」诺诺说。

 

 

「没错,师兄就是一个衰小孩。」

 

 

睡觉的时候诺诺一个人睡床,路明非和楚子航一起打地铺,尽管诺诺坚持要楚子航到床上睡,但都被楚子航拒绝了。路明非心想楚子航就算失去记忆也还是楚子航,一本正经的,当初小龙女的尸体躺在地上师兄还要我把衣服脱了给小龙女盖上。想到小龙女,又看到睡在自己的旁边的楚子航,路明非似乎又回到在芝加哥火车站旁的酒店里,那时候也是这样,自己和师兄睡在一起,只不过睡在另一侧的女孩从夏弥变成了诺诺。血统的优势让路明非的夜视能力很强,借着轻微的光也能把周围的一切看的一清二楚,楚子航的睫毛随着主人微微颤动的眼皮也在轻轻晃动,不知道这个世界还会不会有女孩愿意去数楚子航的睫毛。

 

 

FIN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