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茶蛋

很贵的茶蛋

【叶蓝】初雪与你

叶修和蓝河确定关系后长期处在异地恋的状态,时间一久问题就出来了,两人一合计这么下去不是回事,一来二去的蓝河就申请异地办公搬到了H市。H市虽然属于南方,每年冬雪却总能如约而至,在G市土生土长的蓝河对雪的执念“走火入魔”。初雪那天可把蓝河高兴坏了,兴冲冲地拉着叶修要去西湖看“断桥残雪”,两个成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男似乎低估了西湖的游客量,远远望去都是人头。H市的雪下得薄,人流量多的地方根本留不住积雪,路面上只剩下深深浅浅的水迹。

 

 

蓝河有些泄气,气鼓鼓地又不知道该气谁,花了高于市价几倍的钱买了两根玉米,和叶修一人一根坐在岸边的长椅上啃着。大概是心情不好,蓝河拿着玉米吃的风风火火两颊塞的鼓鼓的,叶修笑着用手戳了一下,蓝河不理他,嘴巴一动一动的把嘴里的玉米嚼碎了咽下去。叶修突然笑得更欢了掰过蓝河还在咀嚼的脸,指着旁边大树上抱着坚果啃的松鼠,一边笑一边说“你看那只松鼠像不像你?哈哈”

 

 

蓝河忍不住翻个白眼,又好奇问道“你们H市的松鼠不需要冬眠吗?”

 

 

“大概冬天没有那么冷吧?”叶修不常出门不知道以往的冬天这些松鼠们要不要冬眠。

 

 

“H市还不冷吗?你们北方不都是有暖气的吗?为什么H市没有?”一提到冷,蓝河表示分分钟想回大G市,H市的冷真的冻到骨头里面。

 

 

“远啊,虽然H市没你G市靠南但也是南方啊。”

 

 

“我不管,过了岭南就是北方。”蓝河吸溜着鼻子回答,H市的冬天寒气携着湿意阴冷的往骨头缝里钻,两个人坐在岸边吹冷风,鼻子耳朵冻的通红,手心也是一摁白一块,连着脚心也早就冻麻了。

 

叶修裹紧了蓝河脖子上的围巾站着把人拉起来,搓着对方冻的冰凉的手说道“站起来走走吧,越坐越冷,还是直接回去?”

 

 

“走走吧,坐了好久的地铁才来的就这么回去太可惜了,看不成断桥残雪就当出来约会了。”蓝河想了一会。

 

“合着之前这还不算约会啊蓝河大大,欸,你那玉米冷没冷啊还吃?”叶修看蓝河用另一只手把玉米举起来往嘴里送连忙问道。

 

 

“还行,不冷,这玉米这么贵我才不要扔了。”蓝河咬着玉米嘟嘟囔囔的说着。

 

 

“好咧,跟着我家大大勤俭节约。”两个人牵着手,一人啃着一支玉米绕着西湖走。

 

 

两个男人十指相扣的走在人流中,自然吸引来许多打量的眼光,H市是个包容度相对比较高的城市,投来的目光大多因为好奇倒没有什么恶意。叶修没有刻意伪装,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玩荣耀,蓝河起初有些担心,一路相安无事也就放心了。两个人的关系没有刻意隐瞒也没有高调公开,身边的亲朋好友都是知道的,谈个恋爱嘛,顺其自然就好。

 

 

西湖的美让两个天天宅在家里的大男人也放松了一把,景美,人更美。或许是两个人的气场太粉红,一旁两个女生看着他们窃窃私语,蓝河看着她们大大方方的点头示意友好的笑了笑,反倒弄的两个女孩不好意思了,红着脸笑了笑。大概是蓝河笑得太好看,叶修体内那点占有欲作祟,抬起胳膊把蓝河搂进怀里又撸了一把毛,带着人接着往前走。叶修听到背后女孩惊呼好帅好萌的声音心情大好,看什么看?再好也是哥的人!

 

 

蓝河戳着叶修的腰,笑骂他幼稚死了。叶修只是躲着也不反抗,两个人边走边闹,低低的在对方耳边笑着。

 

  

回兴欣的地铁上,叶修靠着蓝河的肩膀睡着了,出站的时候叶修揉着脖子抱怨,被蓝河一脚踹回去说什么嫌矮你别靠啊!

 

 

走出地铁口,天下又在慢悠悠地飘着雪花,叶修看着蓝河仰着头傻不拉几地张着嘴接雪花就笑了,雪花轻轻的一沾上皮肤就化了,润润的。蓝河撒开丫子地跑着,开心极了,叶修跟在后面喊“慢点,别摔着,小心冻着你啊。”

 

 

蓝河尽了兴就老实了,乖乖回到叶修旁边,手一伸伸到对方口袋里,冰的叶修一个机灵。一看恶作剧成功,蓝河赶紧抽出手就要跑,结果被眼明手快的叶修拦下,刚要开口求饶就听见叶修说“手怎么冻的这么冰?先别玩雪了我给你暖暖,嗯?”说着把蓝河抽出一半的手又塞到自己口袋用手捂着。

 

  

想使坏的蓝河被撩的心跳加速又喜不胜收,扬了扬另一只手,狡黠的像只讨赏的猫问“那个这只手怎么办?”

 

 

不是每天都能见到蓝河撒娇,叶修从善如流地把蓝河另一只手也揣进另个口袋,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橘黄色的灯光捻碎了洒在彼此的眼中。不记得是谁先试探,微凉的唇瓣相触,舔拭,啃咬,只留下额头抵着额头的喘息。

 

 

“博远小朋友”

 

 

“嗯?”蓝河用鼻音哼了一下

 

叶修放开蓝河的一只手,握着他的左手依然捂在兜里说“走吧,回家了。”

 

 

交握的手带着彼此的体温,原来H市的冬天也没有那么冷。

 

 

 

评论(23)

热度(191)